2013 双十一品牌销量排行榜

2003年,产业英雄倪润峰把长虹接力棒交给赵勇的时候,他做梦都没想到,赵勇会把长虹带进今天这种艰难窘境:目前在国内彩电市场份额中,昔日霸主长虹已被挤出一线阵营,排在海信、创维、TCL之后,跌落到第二阵营。

或许在其他行业,对国产品牌来说,能跻身前五已经相当不错了。但彩电业是一个品牌高度集中、市场占有率高度集中的行业,土洋品牌全部加起来,也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。因此,但对长虹来说,无论是长虹自身员工,还是长虹产业链其他利益相关企业,无论是主管国资委,还是中国消费者,都无法直面跌落第二阵营的局面。 在倪润峰时代,长虹彩电执掌着国内彩电市场的牛耳;在赵勇接替倪润峰掌管长虹初期,长虹也延续了良性发展惯性,从1990年到2009年的20年时间里,长虹彩电一直占据着国内份额第一宝座,无人能出其右,在最辉煌的1997年,长虹彩电市场份额高达35%,也就是说国内每售出三台彩电,有一台就是长虹的。

但现在的长虹是在向着坏方向发展。要想把这种局面扭转过来,着实很难。

赵勇更适合的角色是CTO

赵勇是典型的学霸,他在中国最好的大学清华读的本科、硕士、博士、博士后。据说,赵勇在清华一共呆了13年,被誉为“在清华大学读书时间最长的人”。

毕业后赵勇顺利留校,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教师。如果没有加盟长虹,他一直留在清华大学做一名老师,那他现在肯定也是著作等身、硕果累累、桃李满天下。可赵勇偏偏来了一个并不华丽的转身:1993年10月,赵勇进入长虹集团,担任国营长虹机器厂、四川长虹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兼工艺技术所所长,主持长虹的科技研发工作。

那时候,科研创新作为中国企业发展驱动力被提上日程。邓小平的论断“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”在大型国企落地生根。在赵勇主持长虹科研工作的那些年,也是长虹发展最快,抵达辉煌巅峰的时候。无须置疑,赵勇主持的科研创新,为长虹开疆拓土立下了汗马功劳。这或许正是赵勇最终被倪润峰相中为接班人,并得到组织上高度认可的根本原因。

如果赵勇一直在总工程师这个位置上干下去,或许长虹能够保持在研发上的领先地位,书写长虹科技创新新篇章,给长虹可持续发展提供强大有力的技术保障。

2003年,倪润峰功成身退,赵勇顺理成章地成为长虹集团董事长、总经理,坐上了这个偌大国有企业一把手的宝座。

打江山容易,守江山难。多年过去,长虹集团却越做越差,业绩不断下滑,甚至成为亏损大户。某业内人士打比方说,在赵勇掌舵这些年,长虹就像王安石笔下的“神童方仲永”,已经从一个前途无可限量的“青年才俊”快速陨落,今天已经“泯然众人矣”了。

这个比喻很有意思。方仲永从神童沦落到“泯然众人矣”,家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赵勇是长虹之福,是在赵勇主导其科研开发之时;赵勇是长虹之祸,是在其全面主导长虹之后。倪润峰长于战略和营销,赵勇长于科研开发,两人搭配,珠联璧合,能发挥最大威力。但从赵勇掌舵到现在十多年长虹的发展可以看出,其实最适合赵勇的岗位,或许不是长虹集团董事长,而是CTO。

赵勇掌舵长虹后,既没做好虹的战略规划,又在科研创新上渐有老骥伏枥之疲态,渐显青黄不接之状态。据悉,在赵勇当家这些年,长虹股票价格从数十元一路狂跌,现在每股不到5元。

长虹战略巨痛

对于一个像长虹这样的巨无霸企业来说,董事长的职责并非日常管理,而是思考并作出正确的战略选择,保证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。

如果把长虹比作一艘家电航母,那么赵勇就是舰长,他得时刻保证这艘航母航行在正确的航道上。

显然,在对战略的把控上,赵勇存在明显不足。在其接替董事长之位后,长虹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尝试,一是从产品组装积极向产业链上游延伸,希望解决中国平板电视的“缺屏之痛”;二是收购美菱电器和华意冰箱,进军冰箱和空调领域,完善“黑电+白电”的产业布局。

从长远来看,挺进彩电产业链上游,无可厚非。毕竟长虹销量大,如果把屏做好了,能省很多钱,极大地提升利润率。可惜的是赵勇赌错了方向。长虹进军等离子面板时,全球平板电视分成了两大主要技术流派,一个是等离子电视,一个是液晶电视。由于液晶面板投资门槛高,所以,等离子更让赵勇动心。他力排众议,推动长虹上马了国内第一条等离子面板生产线,总投资高达60亿元。

然而,现在平板电视完全是液晶电视天下,等离子电视已经销声匿迹了。随着索尼、东芝、先锋、日立先后退出等离子电视生产,2015年,全球等离子巨头松下也不得不终止等离子生产。长虹的等离子面板生产线随即沦为“鸡肋”。

这次决策失误给长虹带来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,至少表现在三个层面:一是巨额资金投入泡了汤;二是相关项目成为负资产,处置起来相当麻烦;三是长虹错失市场良机,被加速边缘化——这也是长虹在这些年萎靡不振的根源。

其实,在长虹进军等离子面板之际,液晶电视与等离子电视的优劣已经隐约显现,初露端倪。可惜这些信息并没被赵勇敏感地捕捉到,他以液晶面板投资更贵为由选择了等离子面板,这也凸显赵勇在战略决策上的短视——以钱为衡量标准,而不看技术发展趋势。长虹虽然在2009年与台湾友达共同出资一亿元,在绵阳组建了合资公司生产液晶电视模组。但这些比起在等离子上的投入,只能算是小儿科。

现在家电企业都在向多元化布局发展,单一业务模式显然已经不适合形势。长虹同样面临业务增长的天花板。赵勇主持完成“黑电+白电”产业布局,为进一步做大体量提供了可能,确实算得上一步好棋。但无论是长虹的冰箱也好,空调也罢,并没有作出让人眼前一亮的辉煌业绩来,都只能算是二三流品牌,与其战略目标相去甚远。

在家电智能化大潮汹涌的今天,赵勇也意识到智能化是一股势不可挡的潮流,开始带领长虹进行积极转型,推出了“智慧社区下的智慧家庭平台”,目前主要主营两大业务:智慧物业和智慧健康,将公司重新定位成“个人及家庭产品和服务提供商”。

有意思的是,长虹却把最智能化的终端否决了,2014年,长虹把国虹通讯的股份卖掉了。在董明珠推出智能手机,美的联手小米,共同打造智能家居如火如荼的当下,长虹集团却把国虹通讯卖了,这不得不让人怀疑长虹向智能化转型的心意是否真诚,方式是否妥当。

赵勇决策失误,也引起了内部老同志的强烈不满。2015年7月,长虹第三号人物,长虹集团党委副书记,纪委书记杨学军采用公开报案方式,实名举报长虹集团、长虹股份董事长赵勇涉嫌严重滥用职权,4次决策绕过董事会,私下做主的违规操作,导致长虹陷入巨额债务,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。特别是在对鑫昊等离地子项目实施整合过程中,长虹为对方承担了20亿元投资资产,10亿元银行贷款

长虹电视

如果杨学军所说属实,赵勇这种不知民主,只知集中的个性,对企业发展有利有弊。如果决策正确,对企业发展是福;如果决策错误,那就容易把企业带进万劫不复的“泥潭”。至少从现在来看,赵勇带领长虹,错误决策因素要远大于正确因素。